Virtual Travel Agency

VTA远程旅行社(www.VTATours.com) - A Far Better Way to Travel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琴海

    只一年,又一次游东地中海,同一条船,同一个星期,同在一港口发船。不同的是路线。这次游轮访问的港口都在爱琴海区域内。其中的雅典,是我久盼之地。




    蒲繁荣建议趁复活节假期去葡萄牙度一短假,就像每年去英格兰湖区或什么地方,转一圈便回来。因为于丁力平时要上课,不宜撇下学生不管。就在同一天,我 收到了这个航线的广告,随手转给了蒲繁荣。大家都觉得不错。张晓燕和林莼也决定加入。糟糕的是,曼彻斯特的机票没了,伯明翰是最近的机场,早晨十点半的飞 机。

    反复斟酌比较,唯一可行的办法是开两辆车,赶路两小时,提前俩钟头赶到机场。订好停车位,心里愈发打鼓。万一路上出丁点意外,一切便都泡汤。那天乘长途车 上班,临下车时告诉司机,说从明天起一个星期我休假,你就不用惦记着我在Edge Lane站等你的车了。顺便又问一下早晨M6伯明翰路段是不是仍常堵车。司机大姐想都没想,伯明翰?还是头天晚上去,找个旅店住下保险一些。

    这正是我一开始就怯生生建议的,但没人当回事。不开车的人也从不操心,路不会堵,车不会故障,司机不会走错路,没满肚子气或委曲,也不会发心脏病。当然,不只是开车,所有管事但不干事的人都这样宽心。

    三月二十三日,一早爬了起来。把门窗,水电,煤气,……,所有的开关巡视三遍,用手机拍下备考。四点四十分,锁大门时,一辆白色小货车鬼鬼祟祟地开过来, 到我家门前时,掉转车头溜了。是不是探路摸底的毛贼?心里不由得打鼓。算了,不管它了。反正家里所有每公斤单价超一英镑的物件,除了冰箱里的虾米皮,都 坚壁清野到车库的碎瓷砖破瓦片堆里,要找到它们,是要点耐心的。



    到林莼家汇合,拉上行李。林莼选了于丁力的宝马,张晓燕上了我家的破车。终于上路了。于丁力在前,我跟着。男人开车,女人们本来说好看路,但五分钟后还没出城便接着打盹。

    又一次到东地中海,景致大同小异,感慨也新瓶旧酒,该发的去年就发了。本来不想写什么,但值班队长蒲繁荣又忽然发通知,本周六在她家召开本次邮轮假日总结表彰大会,惹得我又把这一星期的前前后后想了一遍。

 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*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 *

    排队这次旅行,始于排队,止于排队。七点半左右到达机场,立即卷入了托运行李的长龙。人拖着行李层层叠叠,象上磨的驴一圈一圈地绕。两个小时后,才办好手续。

    接着安检排队。这次快了一点,但也花了三十分钟。本来我们是想在机场安安稳稳地吃一顿早餐的,既突显旅行的悠闲优雅,也免得到飞机上被敲竹杠。但此时,只能不顾斯文地抓起安检时抽出的皮带,提着裤子急匆匆地冲向登机口。

    好不容易到了塞浦路斯的Paphos。下了飞机,离入境大厅一百米开外就又开始排队。慢慢蹭进了大厅,又是层层叠叠的驴路。一位英国绅士不堪其烦,向机 场女士抱怨。回说,“You know, they are government officials”。她是指那些懒洋洋的移民官。

    一百分钟后,我终于第五次入境塞浦路斯。

    回程时,在这个机场,托行李加移民安检,又排队两个小时有余。本来,我还想和去年一样,在候机厅里连上免费wifi,读读电邮,发发微信,转转朋友圈。结果,只转了驴圈。


旅伴

    Wifi。船上提供wifi,但是价钱不太公道,每小时十好几金镑。于是,每到港口,我先打听边检厅里有没有免费信号。实在不行,又憋得难受,便找一家小馆 儿,花几个大子儿,买两杯饮料,伸手跟老板娘要店里的wifi登录码。也有喜出望外的时候。那天在雅典卫城山上,正拿手机照相,忽见微信预览栏不断跳出新信息。信号! 我一时顾不得多想,赶紧发了两幅神殿照片。

    蒲繁荣也是wifi迷,常常拿个苹果手机四处寻信号。可此时,就是干着急连不上。于是我又一次劝她,还是趁早扔了破苹果吧。看我的,忘了啥牌子了,走到哪连到哪。

    可我还在纳闷。那山上山下,方圆两百米,除了石头就是废墟,哪来的信号?是阿基米德还是欧几里得?

TBC >>>

标签:A1, Aegean, GREP, Sea, 爱琴海

查看次数: 110

回复

该讨论的回复

A2

   吃。船上有两个餐厅,四楼的Compass Rose,提供three course meal 及waiters 服务。 五楼的Lido为自助餐厅。历次乘船,我很少端坐到餐桌前,让服务员拉椅子铺餐巾,一道一道地上盘子换刀叉,浑身上下不自在。更重要的,在自助餐厅,可急可 缓,撑了细嚼慢嚥,饿了大快朵颐。每顿饭省下的时间,又可以到甲板上对着空旷的大海发呆,或望着远去的船影胡思。一开始我就祈求诸位,请让我搞点自由主义个人主义。你们尽可去 四楼享受,我更喜欢在五楼自助。见我如此坚定,大概担心我一人胡吃海塞,石青也就随我一同上五楼餐厅实时监督了。


游艺室

    那天在土耳其Kusadasi,参观完古城遗址,出租车又把我们送回港口,正是午饭时间。林莼忽发奇想,要去城里尝一回正宗土耳其大餐。别的人支支吾 吾,不置可否。我虽然有“不建言”的人生原则及光荣传统,但质疑有时还是可以的。于是指一指近在咫尺的轮船,说这里有给我们预备下的十几种荤素热餐,二十 几样沙拉凉盘,七八类甜点,无尽的水果,东西茶品,南北咖啡,甲板上烧烤,舱中葡萄美酒夜光杯加冰激凌。我不希罕火鸡饭。于丁力立即表示赞成。只可惜让林莼失去了这个旷世“食机”。

    船上这几天,以吃鱼和羊肉始,两天后以各式沙拉为主,最后基本只尝西红柿和西瓜。回家后称重,还是长了两斤肉。

    爱琴日与月。登船那天,恰是望月。本想登上八层甲板,拍下海上生明月的壮美。但海上阴云密布,直到第三天,才见到那桅顶偏月。


落日

    爱琴浪和土。第一次从这个角度仔细观察波涛和浪花,小山一样的波浪,浓雾一样的水花。


由比水面高一米的舱中看海


远芳侵古道
   

A3 

  难民。 最近几个月,我常不由自主地想,当地中海上的一艘邮轮,在波涛起伏的海面上,与一只载滿中东难民的皮筏相遇,那将是什么情景。此时我真的站在这片水面之上, 在东望土耳其,星罗棋布的希腊岛屿之间,难民西渡的必由水路爱琴海,这种想法只能更加强烈与真实。我甚至设想,邮轮救起一船落水难民后的景象。

    但这一切,正是欧洲国家的实际。不是设想,不在将来。在希腊的Crete岛,出租车司机愤愤抱怨,借道土耳其来的难民扰乱了他们安静的生活。两天后,我 们来到土耳其。由古城遗迹返回港口的路上,出租车在一条窄路上被穿反光服的两人截停。重新启动后,我问司机怎么回事。司机同样滿肚怨气,说这是警察在截 查。他一边抱怨难民侵占了土耳其的社会资源,一边控诉欧洲国家不能善待远来的难民。

    就在这个周末,欧盟与土耳其达成了一个难民协议。我不清楚,这是否真能解决问题。

    远船。二十九日,下午一点,我们的船离开本次航行的最后一个港口,希腊罗德。照片中的这艘客轮一直在我们的右舷,似乎与我们伴行,却又渐行渐远。

    读大学时,背书解题累了,常常到图书馆去翻看些杂志消遣解闷。在一期《诗刊》中,读过一首诗。虽与眼前的景象不那么相同,却一下子又浮出脑海:



……
我们是大海中没有标记的船

RSS

最新活动

简介图标Marti BeebeHouston BreedenDuane Hollis 和另外 13 个成员加入了 Virtual Travel Agency
2016 年3 月20日

© 2019   Created by Newton Network.   提供支持

报告问题  |  用户协议